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谈谈对《神秘博士》811火山一幕的理解

       第一次看到811火山场景的时候我和大多数观众一样充满了对角色乃至对编剧的气愤和困惑,然而随着重温次数的增加,我越来越感觉到这一场景的精妙。如果只看到二人语言所表现出来的那一层,认为Clara威胁博士是因为她爱Danny爱得发狂,那么我们的确会对Clara的行为感到错愕:因为在荧幕上几乎看不到Clara和Danny的爱情表现,看到的反而是Clara和博士如何逐渐加深对对方的理解和亲近。有人认为是Danny的出场时间过短导致了描写上的不足,然而我们谈论的是魔法特,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对故事结构的前后呼应近乎执念,而Amy最终面对天使的选择我们只需要一集梦境领主(Amy’s Choice)就能完全理解。那么是什么导致了这貌似突然的转变?编剧在之前到底有没有留下线索?Clara到底是为什么要做出火山旁的举动?这就需要拨开台词的迷雾,从最开始说起。

一、11和Clara的关系

         无论12和Clara的关系有何争议,11和Clara互相喜欢是被剧本身所肯定的。11在苦思冥想Clara身上的谜团时会忍不住注意到她的紧身短裙,而Clara更是在短片《She said, He said》(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U1NzIyMDQw.html)中直接说了这样一段话:“难题是,不要爱上他。我总是在解决这个难题,有时一天两次。”如果说一开始两人的关系还笼罩在怀疑的阴影下,那么经过713《博士之名》的真相大白,这个阴影已经不复存在。13圣诞《博士之时》中Clara请求博士当他的男朋友他瞬间答应,虽然表现出的态度是他一贯的轻松和不当回事,但他俩的互相试探实际上已经接近修成正果的程度, 11C给人感觉很甜也就是这个原因。

         然而这样的关系却存在一个问题:Clara此时对博士的了解还远不如她以为的那么深。她不知道博士有妻子,不知道博士以前具体经历过什么,11此时还从来没有在她面前崩溃、发怒、暴露出阴暗面(除了被她忘记的《TARDIS中心之旅》,在这一幕可以明显看到她被博士从未展示过的一面吓到了)。她以自己年轻人类的心揣度博士,浪漫地将他视为一个有着悲伤过往的、身负罪恶感的温柔的悲剧英雄(可能是最符合女孩子想象的一种形象,实际上也是很多观众眼中博士的形象)。与Amy和River相比,她们在很早(Amy甚至在与他第一次一起旅行时)就目睹过11阴冷的一面以及11与自身抗争的努力,因此她们知道不能让11任性胡来更不能让他独自旅行;反观Clara,在与11相处时简直听话得过分,11让她这样一个还没有什么旅行经验的女孩子和外星武士交涉或者领军对抗数以万计的赛博大军,她居然一句话没说就照做了,而且完成得非常出色。

          事实上,11和Clara都在努力给对方留下完美的印象:Clara在他面前努力表现得无所畏惧(709《Hide》中灵媒曾说Clara内心远远比她表现得更为恐惧)能参与一切冒险,而11则是把心中的坚冰藏起来事事顺着Clara,满足她控制狂的各种要求。将对方理想化和自身缺点的掩藏,这是在恋爱及各种人际关系的最初阶段经常会出现的情况,部分情侣会随着理解的加深而过渡到下一阶段;可以预见的是,如果中间没有被Trenzalore的900年打断,他们的关系会沿着这条道路平缓地发展下去。然而因为隔了900年的分离和一次重生,这一过渡过程不得不变得激烈而艰难。

二、第八季前期的12视角

         博士从温柔、善解人意的11重生成疏远、凶狠、对一切情感表达感到不耐烦的12并非随机,在Trenzalore的半辈子彻底改变了他。按照魔法特在DWM中的描述,这是他第一次被迫留下来参与人从生到死的过程,如果以前他开着时间机器在各个时空跳跃的时候还能逃避人们老去的过程的话,这次他是被按着头看所有他爱的人慢慢离他而去最后化成灰烬。尽管一直知道朋友们会离他远去,但连续900年看着所有朋友慢慢从出生到老最后亲手送走他们还是远远超过了他的承受能力,他保护自己的唯一方式就只剩下了封闭自己。在官方小说《Tales of Trenzalore》中,他后来管所有男孩子叫Barnable,无论他们真名是什么。而在重生的时候,这种封闭内化成了博士的性格——他拒绝拥抱,拒绝交流,似乎不记得别人的名字(事实上他没能救下的所有人他名字都记得清清楚楚),不愿意表露任何悲伤和同情,尤其不愿意再和Clara太过亲近,这一切背后都是对自己再次受伤的恐惧。

         因此,他从收拾好自己后与Clara相见的第一段话就是:

         “……我犯过很多错误,现在是时候去修正了。Clara,我不是你的男朋友。”

         如果这段话还显得模糊不清的话,那么原剧本展现得更为清晰:

         “……我犯过很多错误,现在是时候去修正了。从这一个开始(Starting right now)。Clara,我不是你的男朋友。”

         显然博士将和Clara发展男女朋友关系视为一个他应该修正的错误,而且从后文而言,他把这个看做自己的错误,他的确是(如他所述)曾经喜欢过Clara的,而现在为了修正这个错误,他需要克制自己的感情,保留自己的内心,与Clara保持得体的距离,这样在Clara最终不可避免地离去之后他也不用再承受一次心碎。

         他做到了吗?做到就见鬼了!说完这段话他下一秒就开始冲她甩红内衬卖骚,下下一秒就在对方问“我到家了吗?”的时候回答“如果你想的话(这里就是你家)”,下下下一秒明明知道电话对面是自己还说“那可能是你男朋友”,下下下下一秒就在请求Clara不要丢下他。

         魔法特在第八季结束后的一次访谈(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409202/ 43分32秒后)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早期的第12任博士试图假装他不喜欢Clara,他一脸‘你很丑啦,真难看,能不能别再那么美了!’(It’s been a while since I’ve seen the early stages of the Twelfth Doctor trying to pretend he doesn’t fancy Clara. He just ‘Oh you’re ugly,disgusting, stop looking so good!’)”从这段话中我们至少可以看出两点:第一,无论fancy这个词含义如何,他的确是喜欢她;第二,无论他怎么声称自己没看出对方的外貌变化,他都像11注意到她的短裙一样注意到了Clara的外表。在剧中,这两点则表现为对Clara相貌身材的不间断吐槽,插足Clara的每一次约会,以及对每一个Clara表达爱慕之情的男性毫无理由的恼怒。如果说803中他与罗宾汉竞争、坚持认为罗宾汉不是真实的这点,尚可以用他对英雄传说的怀疑、以及对自己形象与本性撕裂的厌恶投射来解释,那么806《Caretaker》对Danny的恶意,可就不仅是厌恶士兵那么简单了。巧的是,也正是在806之后,他再也没说过Clara不好看的话。

         他对Danny的嫉妒之情(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43EfeIExTA 8分55秒后,皮卡:“简单而言,没错,他就是有点嫉妒了。”)混杂着他对士兵身份的厌恶,实际上一点也不理性,也有悖于他在说出“我不是你男朋友”时的想法。九叔对Rose一见钟情,但他对Mickey和另一个被Rose拉上船的小男友态度也没有这么糟糕。如同 @熊熊熊熊熊先森 在另一篇文章(http://freedomabyss.lofter.com/post/26dcde_c4a1b28)中所言,从身份上来讲,Clara和Danny是男女朋友,和他只是普通朋友,还是他亲自发的卡;Clara第一次和Danny约会后就告诉了博士并且说这是一次认真的约会,连Danny作为她的男朋友都没这样的待遇,他又有什么立场要求Clara和他解释Danny的存在?他为什么会仅仅因为Danny是个士兵而大发雷霆?

         纵观整个第八季,这次重生带给博士的不仅仅是人际关系上的疏远,也如同Madame Vastra在801中所言揭下了他的“面纱”。他之前完美掩饰的自我怀疑和自我厌恶,现在则赤裸裸地暴露出来,并完全袒露在Clara面前。他不再是11在Clara面前表现得那样是个百依百顺的温柔先生,而是决定扒开胸膛把自己身上的刺戳到Clara眼前,告诉她:看!这就是我!我需要你!他将Clara视为共犯,视为老师和引领者(在802《Into the Dalek》和804《Listen》中表现得尤为明显),甚至进一步发展为母亲的角色(这一点在第九季更为明显),并且要求这些角色是他一人专属(强烈的占有欲在806《Caretaker》中他对Danny吼的那句“Leave us alone!”中最能体现)。与他浓重的自我厌恶联系起来,我在这里要重提一个@45亿年想一个女孩 已经提过的推测:他觉得士兵配不上Clara,因为他潜意识里认为自己配不上她。事实上Danny除了毫无冒险精神之外(这点在冲突之前并没有展现出来),他身上士兵和自我厌恶的特质几乎是博士的翻版,也正是这一点让Danny能一眼看出博士身上最糟糕的一面;于是在博士眼中:我迷雾中的灯塔,我一直仰望的老师,我的反义词,美好品质的化身,你这个和我一样甚至还不如我的士兵,凭什么配得上她?!

         这样其实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如同第七季的Clara将博士理想化一样,第八季前期博士也将Clara理想化了,他在露出自己的刺并且要求Clara引领他时,丝毫没有考虑到Clara会不会因此而受伤,也没有考虑到Clara的力气是不是足够把他拉上悬崖而不是和他一起掉下去。

三、第八季前期的Clara视角

         让我们将目光转回到801的Clara身上,她刚刚度过了有史以来最乱七八糟的一天,从给博士打电话请他假扮男友开始,经历了他把她抛下,变老,再一次抛下,变得更老,垂死,重生,不再认识她,TARDIS的四处乱撞,她被Madame Vastra审判,发怒,奔跑,最后以博士再一次丢下她自己跳进泰晤士河告终,而她这时候还只是第七季我们看到的那个内心远远比表面要害怕的小姑娘。而接下来的一天,她和博士再度重逢,刚刚看到曙光博士又再一次把她扔在一群杀人机器之中,然后连TARDIS都开走了,彻底把她扔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时代。等一切结束,她回到TARDIS,博士对她说的第一段话就是:“我不是你男朋友。”

         前面说过她喜欢博士,至少喜欢11。她不喜欢boy band,806里也说了领结小哥不是她的型,但她还是喜欢11。她对Vastra怒吼说她对12的不确定和相貌没关系,的确,如果一个向来亲切温柔的朋友在一次分别之后突然变得冷漠毫不留情连你是谁都不认识,那谁都会在心里打上问号。但是她依然会努力找博士的下落,努力找着他和以前认识的那个博士的共同点(“At least that hasn’t change.”),在他一声招呼不打抛下她的时候依然期待他的回归。她在说服自己眼前还是自己喜欢着的那个英雄,然而她越发地怀疑这一点。

         更糟糕的是,这个人一来就给她发了卡。

         于是作为一个年少丧母对生活失控比什么都恐惧的控制狂,她保持了尊严,给出了她唯一能给的反应:“我从来没想过你是。”并且决定马上离开。在被11的一通电话展示他还是同一个人并且依旧非常需要她之后(《He said, she said》中Clara将“博士真的需要她”列为和博士一起旅行最重要的理由),她决定留下,但是以旋风般的架势迅速给自己找了一个约会对象。如果对方不喜欢自己,那么自己也没必要当飞蛾。她做出了和博士同样的决定:封闭自己的感情,将两人的距离维持在得体的范围,继续维持生活和自身的稳定。

         然而12对她生活带来的震荡还是大大超过了她的控制范围。他不再对她百依百顺,而是百般惹怒她;他在她每一次约会前一秒出现把她约走(大家可以回想一下802进打雷,805抢银行,以及806《Caretaker》开头所有的镜头),全方位侵占她的日常生活;他不再秉承We don’t walk away,而是在她面前如同孩童一样轻易放弃并把她抛下,用自己的刺把她戳得血流不止。他把她当成引领者如同她之前把他当做英雄,可是他不是英雄,她也只是个普通人类。冲突在807《杀死月球》中达到高峰,他把Clara扔在月球,去面对他以前几乎失败、靠她在身边鼓励才正确面对的道德困境中,期待她一个人就可以做出正确的选择,期待她依旧值得成为他的引领者。Clara也知道他期待着她做出怎样的选择,但这样的期待是她无法承受的。

         可这些都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即使如此她还是离不开他。

         冲突过后的808东方快车一集有两段对于他俩关系非常经典的描述,一段是关于“上瘾”:

         Clara:“这是不是就像……上瘾?”

         博士:“你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上瘾,除非在你准备戒掉它的时候。”

         Clara:“而你从来没试过。”

         那么试过戒瘾的人是谁?自然是正在准备和博士告别的Clara。

         另一段则是Maisie和Clara在密室里的谈话:

         Maisie:“如果你总是喜欢上正确的人那么生活该多么轻松啊。可是我想这样的话,人们也就不需要童话故事了。”

         当时Clara的表情若有所思。她生命中正确的人是Danny,而正在此时她意识到她不幸恰恰喜欢着那个不正确的人,即使博士在她眼中的面纱已经扯下,即使她已经看到博士实际上是什么样的人,她还是无可救药地喜欢他。因此在这集的结尾,她会借着和Danny打电话的机会偷偷对博士说“I love you”(Jenna在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jct0gzudIQ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Vn5HoHmyY0&spfreload=10中均证实这句话是对博士所说),并且决定留下来(事实上博士根本没有对月球事件给出道歉),决定开始主动对Danny说谎。

         这里又出现了一个有趣的问题,Danny除了最开始的接受不良之外,对Clara和博士的一切都表现出了理解和豁达,甚至在她和博士吵架的时候劝她冷静,那么Clara为什么一定要和他说谎?她是不是觉得她和博士的事不能告诉Danny?她对博士的感情并不如她自己宣称的那样只是朋友?Danny在806《Caretaker》将Clara的行为描述成“私奔(elope)”,质问Clara“你爱他吗”并且在她矢口否认的时候说“我已经听够谎言了”,或许她这时终于察觉到他当时是对的?

          说得难听一点,Clara是从这集开始正式宣告精神出轨了。

         与精神出轨相伴的是自我的撕裂,这点也和博士在第八季的状态相似,他们俩都撕裂于道德要求和自身行为之间。Clara知道说谎不对,但她为了和博士一起旅行还是要说谎,她的渴望和她的道德要求无法调和,她陷入了自我责备之中,心理危机往往趁虚而入。男友越理解,Clara对自己说谎的愧疚就越强烈。这点在14圣诞《Last Christmas》中非常明显,她在用Danny对抗梦蟹时嘴里反复念叨着“对不起”(”Danny, Danny. Danny Pink, I love you, and I’ll never see you again, and I’m sorry. I’m sorry, I lied. I’m sorry, I’m sorry, I’m sorry, I’m sorry…”)。而也如博士一样,愧疚感中往往寄生着自我厌恶。

         刨除愧疚之后Clara对Danny的感情到底有多深我很难做出判断,她也许真的同时爱着他,也许是为了弥补。在此我只能引述Jenna在采访中的一句话:“Danny是Clara能有的最好的男友,但他不是博士。”(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bhHHHPIQHg8分20秒左右。)

         很明显了是不是?

         明显的倾向也体现在812消除Danny记忆的一幕中,尽管发生在火山之后,但并不影响理解Clara一贯的偏向。

         当时Danny听到Clara当着他的面说出她与博士的关系之后,请求Clara删除他的感情:“Please, I don’t want to feel like this.”句中的This乍一看好像说得是变成赛博人,但是后面Clara给博士打电话时说的却是:“He is hurting because I hurt him and he wants it to stop.”让Danny痛苦的是Clara对他的伤害,而他在请求Clara删除他的感情,解决自己留下来的问题。(这其实非常伤人,就连Clara对他说I’m so sorry的时候Danny也只是回了一句Yeah,他毫无疑问爱她,但是他是否能原谅她要打一个问号。)

         Clara知道怎么关掉开关。她一边给博士打电话一边就在研究抑制器,等博士到来的时候她只剩下两个开关就完成了,她之所以请求博士的帮助是因为她下不去手,因为这感觉像在杀了Danny。如果博士继续劝阻,如果博士哪怕仅仅是拒绝帮她,她可能都无法跨出这一步。结果在博士为了得到情报必须要抑制Danny情感的时候,只说了两句I need to know她立刻就抄起了起子。通俗点说,男朋友请她帮忙自杀,她下不了手;外星老疯子需要男朋友死,她马上就动手了。

         这倾向性说实话已经到达让人皱眉的程度,当然这两个人的上瘾关系很早以前就远离了“健康”二字,其魅力也正在于此。(相似的场景未来还会出现在912中,她哪怕可能被抓回去送死也不愿抹去自己的记忆,但外星老疯子一求她分担他的自我惩罚,她就宁可冒自己被遗忘或者失去记忆的风险也要帮他了,尽管她自己从两种选择中都只会得到难以承受的损失。)

         然而我们应当看到,那句“我爱你”是Clara偷偷说的,对Clara而言这场精神出轨是无望的单恋,Clara在火山之前从来没机会得知博士对她到底有怎样的感情,“我不是你男朋友”依旧生效,她以为自己是在爱着一个不可能回应的人(14年圣诞《Last Christmas》中形容他impossible,说他俩在一起will never work out也包含这个意思),这个人可能会对她捧出来的心嗤之以鼻。此外无论808东方快车结尾海滩上博士的话如何让她理解了他的生活,无论Clara此时对博士的过去如何有了更深的了解(812开头能准确说出),《杀死月球》还是给他俩的关系造成了无法抹去的改变。第七季英雄的面纱被扯下来了,Clara会在810《一夜成林》的时候主动送他走,不再要求他与地球共患难要求他“We don’t walk away”,也从另一角度说明她已经不再期待他会尽一切努力回应她的请求。

四、Clara为什么会做出火山的举动

         不管Clara倾向如何,无论是因为她真的决定安定下来过普通人的日子,还是因为她放弃了和博士在一起的可能,还是因为她意识到了Danny的优秀,还是仅仅因为她在804《Listen》中认定了她的未来必须和Danny在一起,她在811开头都决定选择Danny。她告诉Danny“我爱你”这句话从今以后只属于Danny她不会再对别人说了,是在回应之前808东方快车结尾对博士说的那句“我爱你”,也进一步说明她的确意识到自己这段时间是在精神出轨。按照这样发展,要么她维持这样的双重生活直到博士逐渐远离她,要么安安心心和Danny生儿育女,要么经过一段时间最终还是发觉自己心之所向还是在宇宙星辰最终离开Danny,总之以后的事情先不考虑,她的生活眼下要回到她的控制中了——

         如同一切戏剧所热爱的那样,生活在这一刻崩溃。

         在Danny死后、火山之前,Clara对奶奶说过一段话,这段话由三个部分组成:

         第一段,死亡太过无聊平常。实际上是在说Danny死后世界平静得令她难以忍受。无论在她内心涌动的是什么样的感情,她内心的惊涛骇浪已经剧烈到要指责世界的地步。用“无聊”和“平常”来形容男友的死亡、指责世界不为所动,意味着此时的她正濒临崩溃的边缘。

         第二段:我不值得任何东西,没有人值得任何东西。这里Clara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自我厌恶。意外偏偏发生在这个时间点,对方甚至可能都没听到她的告白,很难不被她视为对自己长期说谎的惩罚,而为之死去的却是一贯表现出理解的Danny更是让她觉得无法接受,她甚至可能觉得该死的是她自己。对自己的恨意强烈到无法承受的时候恨意会泼向每一个她觉得导致了此事的人,比如世界,比如所有人(“没有人值得任何东西”)。

         第三段:但是有人欠我更好的。如果说Clara此时对自己恨意的转移需要一个明确的出口,那么这个人只可能是博士——如果不是你让我难以戒断,如果不是你让我宁可精神出轨也要投入这场无望的单恋,如果不是你让我不得不一次次对Danny说谎,甚至如果不是你在几年前敲开我的门,那么我也不会渴望不应该渴望的东西,Danny也就不会为我受苦并被我的谎言害死,Danny至少会拥有他的后代!同时,长期单恋的绝望在这种极端情况下也经常会发展成仇恨——我背叛男友,违背道德,你看看我为了你变成了什么样子,连我自己都唾弃自己,可你依然毫发无损,我受到什么伤害你毫无察觉,凭什么我不能这样伤到你!这些想法当然是偏激不正确的,但是在Clara这种精神状态下,这些情绪甚至可能都无法在脑海中形成文字,只有强烈的恨意在折磨她,如果不做点什么她就要崩溃了。

         在分析Clara为什么会做出这令人惊讶的举动之前,我们先看看Clara还有什么别的选择:

         1. 什么也不做,和博士继续旅行。

         2. 停止旅行来惩罚自己。

         3. 好言好语请求博士的帮忙。

         前面已经说到,她这时精神状态非常糟糕,长期以来的自我撕裂在这时爆发,盘踞在她内心中心的除了对Danny的愧疚,更多是惩罚自己以及伤害博士的渴望,可这三个选项并不能满足这些:

         选项1,她怎么可能允许自己堕落到这一地步?在她清楚自己是在对博士精神出轨、觉得是自己害死了Danny之后,在她自我厌恶这么强烈的情况下,她怎么可能心安理得地和博士一起继续旅行?(对照912中的博士,博士为了Clara违反原则开枪杀人,他也就不可能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一举动的成果和Clara一起继续旅行了。)

         选项2的确是一定程度上的自我惩罚,但显然不能匹配Clara对自己的恨意,也满足不了她伤害博士的渴望。更重要的是,她清楚自己对博士的上瘾程度,她以前发那么大火想戒都没戒掉的毒,不下点猛药彻底毁掉他们的友情,她凭什么保证能戒掉?

         选项3,如果Clara丝毫没有对任何人的恨意,仅仅是出于对Danny的爱急切地想要他复活,她的确应该这么选,至少也会先选这一项,但这个选项却是最不可能的。不仅是因为Clara的自我厌恶已经强到她必须自伤的程度,也不仅是因为她绝望地渴求博士也为她的堕落付出代价,还因为她这时对博士肯为她付出到什么程度已经不抱有期望。如前文所述,经历了月球事件之后,等到一夜成林时Clara已经会主动送走博士,再加上长期单箭头中她根本不期望博士可能回应,她早就不相信博士可能帮她了。

         在做出火山决定的那一刻,Clara心中长期积攒下来的情感至少有:

        1. 悲伤:Danny死了。

        2. 愧疚:是我长期的说谎害得Danny受苦,害死了Danny。

        3. 悔恨:我当初不应该说谎,更不应该精神出轨。

        4. 对自己的仇恨:我是一个混蛋,我为什么就戒不掉?我活该痛苦,活该让自己更加痛苦,我不配得到我想要的。

        5. 对博士的绝望:可是他根本不会帮我。

        6. 对博士的仇恨和愤怒:我变成这样都是博士害得。是他害得我堕落,害得Danny死掉!我都成这样了,可我在他身上都剐不出一道口子,凭什么?

        7. 对生活失控的恐慌:这一切都是错误的,整个世界都错了,我再也无法掌控自己的生活。

        8. 重新掌控和弥补错误的决心:我要夺回控制权。之前是我的错导致了一切,我现在要弥补一切损失。我要让Danny复活,我要用一辈子补偿他,我要戒毒,彻底断绝和博士的关系,断绝一切我和他以后一起旅行的可能性。

         这些感情简单而言其实可以用剧中出现过的一个类比来表达:“都怪我戒不了毒!都是这万恶的毒品害得我妻离子散!我要把这破毒品烧了!重新做人,弥补家庭,回归社会!”“上瘾”这个对他俩关系的描述依旧无比精准,以至于Clara为了“戒毒”,会选择扔钥匙这一伤害对方、伤害自己,要是失败自己也就死在这里算了还能拉对方陪葬的方式。

         再次强调这个做法是错误的,博士并不是毫无感情的化合物,他承受了不应该承受的伤害,但我在这里并不是要做道德评判,而是想说明,编剧之前早就埋好了引火线,在理顺了整个第七、第八季三人之间的感情发展后,事实上火山一幕成了Clara在当时的状况下唯一会做的选择。

五、博士在火山的反应

         如果对于Clara而言博士的面纱揭下维持了整个第八季前八集,那么对于博士而言,Clara的面纱则正是在这一幕被彻底撕碎。Clara不再是他心中那个美好品质的化身,也无法成为他的榜样、他的引领者,整个第八季他都在拿Clara的眼睛审视自己身上的缺陷,而这双眼睛也不再清澈了。逐句看火山场景博士的反应,我们会发现博士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激怒Clara,甚至会命令她丢掉钥匙,就好比对着一个绑着炸弹的人大喊“有本事你炸啊!”一样。这自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而是将Clara彻底推下悬崖的举动。用博士的话说,他就是想看看Clara能走得多远(坏得多狠)。

         得到结果后我们的博士干了三件特别有意思的事儿:第一,他在看到Clara崩溃蹲在地上哭的时候笑了起来。第二,他对Clara说了那句Do you think I care for you so little that betraying me would make a difference?第三,他在Clara只剩下自我厌恶,说I don’t deserve a friend like you的时候回答了一句Clara, I’m terribly sorry, but I’m exactly what you deserve.

         也就是说,当Clara暴露出了从未出现过的缺点,表明自己不值得任何尊敬之后,他反而变成了掌握主动的那一个,他可以露出游刃有余的笑容,拥有了原谅Clara的立场和资格(原谅意味着高于,这就是为什么法师在第三季末不能忍受博士的原谅)。对博士来说,Clara的崩溃将他们二人的地位倒转,拉平了他们的距离,他只有在这时才能说出:我恰恰就是你配得上的,你我一样糟糕。按照魔法特的说法,Do you think I care for you so little that betraying me would make adifference是博士所说最接近于“我爱你”的一句话(https://vimeo.com/11424498238分钟左右)。不管这个“我爱你”是哪种意义上的爱,偏偏要选在Clara崩溃的时候说,这个时机也是意味深长。

         当然我并不觉得博士是有意期待Clara的崩溃,但是不可否认在Clara背叛他之后,他感到伤害的同时也终于感觉自己能与她平起平坐了。可惜的是博士并不能理解Clara所作所为的动机,他以为Clara是因为爱Danny才威胁的他,于是从他的角度这又变成了一个单箭头:尽管你爱他,我还是要把我的心给你。这也变成了许多观众对这一段的误解。

六、总结和余波

         火山一幕所包含的内容远远超过了它的表面,越看越能体会到其中感情的复杂程度需要强大的笔力才能描绘出来,而其发生的动因早在之前就埋好了情感伏线,但也因为太过隐晦(比如Clara那句I love you是对博士说的,如果不是幕后访谈说明怎么能确定?)而让人难以捉摸。无论如何,第八季这种双向单箭头、乃至三向单箭头的情感描绘,其复杂精细程度都远超新版之前的同伴关系,也构成了这一对的魅力所在,无论从通常意义上而言是否可以算“成功”(我个人认为是非常成功的),我都要向魔法特及所有编剧的大胆尝试致敬。

         火山之后,Clara因为对博士的伤害而更加愧疚(I don’t deserve a friend like you),对博士的恨意消失之后加重了对自己的厌恶,直到6个月后在Last Christmas才达成了对自己的谅解,接受了自己真正的心之所向。随着时间发展,对于Danny他们的心情也更为平静,在第九季删减片段中博士和Clara已经能自如地提到Danny,在旁人问Danny是谁的时候,Clara回答的是“一个牺牲的士兵。”而博士回答的是“我们两人的朋友。”恰恰是对方会给出的回答。Danny也给了Clara直面渡鸦的勇气(注意Maybe this is what I wanted这句话并不是说Clara想死或者想殉情,这点已经被编剧Sarah Dollard澄清,她渴望的正好是尽全力活着),从愧疚对象变成了她的道德榜样。在自我和解之后,故事的主线再次回到《雪人》中那种与宇宙、生死的冲突,这也就是第九季的主线了。

发布者:Pullopen

当我伸出手来,总希望能抓住些什么,不至于落入对空虚无尽的恐慌之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