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

新冠病毒的战争隐喻及其后果

以战争话语体系应对疾病,既歪曲了对疾病本身的认识,加深了人对于疾病的恐惧;也将患者妖魔化,割裂了人群;同时由于人为抬高,而导致科学问题变成一个政治乃至道德问题,对于科学探讨百害而无一利;所对应的个体利益受损又被视为理所应当。这种现象在许多国家都曾出现,然而此次在中国又有其特殊性,不仅在于官方的有意引导,也在于其强度更是达到了不允许任何怀疑的程度。其背后原因,我仅用苏珊·桑塔格的一句话即可说明:“极权主义政治意识形态试图强化人们的恐怖感,一种外来占领迫在眉睫的危机感,这有利于它们自身的既得利益——而重大疾病是可资利用的材料。”对疾病的恐惧越深,就越可被操控,这正是中国官方利用战争话语体系所希望达到的目的。
越是如此,就越是要厘清、暴露这样的语言,这是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

西北旅游的一些参考

从西北旅游归来,并非攻略,也不是正经游记,单说一些我觉得非常值得推荐的东西和注意事项。西北还有好多地方没去,真想再去一次!

政治冷感与“经济发展教”

无聊让人远离,无用让人自发地放弃,最后以威慑让剩下的人闭嘴。于是一批又一批本应该是最有参政热情的青年,被逼得不得不以政治冷感应对了。
然而,或者是热情实在是需要一些出口,又或者是官方不舍得放弃青年人单纯的热血,一种新的信仰渐成规模,姑且可称之为“经济发展教”。

2020,中文长毛象和联邦宇宙

2020尾声,聊聊长毛象和联邦宇宙。
2020年的确是中文长毛象及联邦宇宙蓬勃发展的一年,发展速度绝对超出以往,更打破了之前惯有的“两周定律”。更多的人数也带来了更多问题。
年末的活吧被墙让大家意识到墙内用户其实只是在偷光而已。可即便如此,还是该偷点光来照照。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